随着以武汉为主战场的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,全国各地社会秩序开始陆续恢复。“疫情造成的心理创伤也会逐渐显露。”唐山大地震孤儿、中国首位灾害心理学博士董惠娟向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表示。

“随着越来越多患者康复回家,可能会出现复杂的情绪。”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社会心理服务专委会秘书长祝卓宏说,“医院是一个医疗环境,人们的注意力都在治疗上。一些人回家后,睹物思人怀念逝去的亲人,悲伤、自责、内疚,万般情绪一齐涌上心头,不能自己。”